浪淘沙令

花落鳥無聲,燭影殘斜。 與君執手又幾何,喚妾聲聲聲切切,宛若夢蝶。
無語問蒼天,何處停歇。 多情自古恨離別,空有相思情未剪,淚眼交疊。
    作於三月二十九日晚間,三十日凌晨.填詞原不是件易事,決心一下又不肯輕率放棄. 自己尋求進步,苦不見日.現以蝸牛之姿爬行,尚不見光明,欲得賢師益友,若渴若饑.更上層樓,自不待言.
    浪淘沙令源於李後主, 雖後有柳詞的加減字, 我還是選擇忠於原味. 後主在我心中的份量,實在無法言語.想到他有大批好詞已經亡軼,仍令我感嘆不已. 
張貼在 創作 | 發表留言

對美無法抗拒

      是詩詞書畫ˋ音樂ˋ舞蹈,讓我迷戀的歸類起來都是藝術的美麗.今天在中國文學板上看到某篇文章,十年一覺竟有這番灑脫,以文會友的感覺又強烈起來.文字使人可不相識,傳遞一份情感,即使這些文字已在四年前寫下,那時我仍是位高中生.老祖先為何崇拜文字,實在看得太透徹.早上我說Deja vu的現象,總讓我相信轉世輪迴.會覺得熟悉,是因為上輩子看過.如此一來,對事物莫名地厭惡愛好,都說得通了.不能把話說得得體,不算會說話.不能把字寫得傳神,也不算會文章.我一直相信著,盼望自己都學會的一日.偏好著李後主,是一種投射.一方論他的過,卻又同情這份才氣早早被沖折.對徐志摩沒有這番仰慕,剩下的便只有嫌惡.
  若真有前世,我真好奇得不得了,自己是個什麼東西.對於詩詞特有的感觸,當真是前世的記憶否? 禮樂射御書數,此六藝一直是目標,有待培養.昨日和母親聊到,無論是誰都在現實地往前看,往前看.殊不知時空在我,何必匆匆.思慮不合,何必多談?
    真要有偶像,李煜絕對是我相隔千古想見上一面的人.
張貼在 日記 | 發表留言

遺失的音符

re so la si re re mi– re so la si re so la si re fa# mi—
不過短短幾個音符  卻像是代表我某個階段的人生
一直都沒有查出這首歌的資訊  是他太罕見 還是沒人看懂我的表達
我居然可以為這件事情煩一整天…
 
昨晚睡得很沉  不過我很確定在夢裡  音符們又反反覆覆地跳躍了很多回
這算不算偏執的表現.
 
昨天下午轉到美麗境界  我真希望也能像John Nash 擁有那樣的思考能力
無論是對錯 總有一個推演
一直在人性上打轉  有點膩了
 
–也無風雨也無晴
張貼在 音樂 | 發表留言